定星高悬苍穹,在楚丘修建新宫

定之方中①,作于楚宫②。揆之以日③,作于楚室④。树之榛栗⑤,椅桐梓漆⑥。爰伐琴瑟⑦。升彼虚矣⑧,以望楚矣。望楚与堂⑨,景山与京⑩。降观于桑(11),卜云其吉,终焉允臧(12)。灵雨既零(13),命彼倌人(14)。星言夙驾(15),说于沧海(16)。匪直也人(17),秉闹心渊(18),騋牝三千(19)。

【注解】①定:星名。别名营室星。夏正十月,定星在正中间,可根据它定方向,建宫室。②作:修建。楚宫:楚丘之宫。③揆(kuí):精确测量。④楚室:楚丘之室。⑤树:种植。⑥椅:树名。落叶乔木。⑦伐:采伐。⑧升:登。虚:同“墟”。大丘。⑨堂:堂邑。⑩景山:高山。京:高丘。(11)于桑:在桑树林。(12)允臧:的确非常好。(13)灵雨:好雨。零:着陆。(14)倌人:执掌马车的小臣。(15)星:雨止星现。夙:早。(16)说(shuì):泊车停息。(17)匪:同“非”。不。直:持,只。(18)秉心:操劳。塞渊:长远。(19)騋牝(lái pìn):健硕的母马。 三千:极言多。【赏析】它是赞颂卫文公复辟之诗。据《左传》记述,卫懿公时,狄每个人卫,懿公阵亡。戴公办一年而卒,文公称帝。他发奋图强,试图转型发展文忠。因此,他创新政冶,轻赋平罪,选贤任能;高度重视农牧业,发展趋势工商局,开办文化教育。历经勤奋努力,终使文忠获得了推进与发展趋势。此诗更是品牌形象地重现了当初卫文公以身作则,重建家园的场景。原诗三章。首章写营造宫室。定星高悬苍穹,在楚丘修建新宫。依照日影测量方位,在楚丘修建新房子。仍在四周种植了各种各样花草树木,便于未来用于制做琴瑟。二章写整体规划城邑。卫文公走上丘陵地形,远眺楚丘、堂邑及其高山与高丘。然后他走出山来,观查桑林。他再卜上一卦,卜语吉祥如意,最后坚信这里的确是一片好去处,因此决策在这儿修建城邑。三章写查看农牧业。这一天,一场好雨纷纷着陆。那天晚上卫文公指令倌人备好马车。他说道:“明日天睛就很早考虑,到桑园田地泊车停息。”卫文公不但并不是一位平凡之君,并且操劳国家大事,智谋长远,正是如此,文忠良马诸多,蕃育富新。此诗只用赋体。語言质朴无华,朴实当然。诗里沒有虚情假意的溜须拍马,沒有肉麻的情话的歌功颂德,有的仅仅对卫文公功绩的实际描绘。通过此诗,大家好像看到了一位聪明实干的古时候思想家的品牌形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txq.org/guji/5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