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回不去了的十七岁

  致我们回不去了的十七岁
    
  十七岁的理想,十七岁的小故事,十七岁的笑容和泪水,就要他们始终留到大家回不去了的十七岁吧。多年以后的简宁,恬静如初见,淡定从容如初见,新鲜如初见,在我心里。致我们回不去了的十七岁!
  
  全部的结果早已写好
  
  全部的眼泪也早已启航
  
  却突然忘记了是怎麽样的一个刚开始
  
  在哪个历史悠久的已不回家的夏日
  
  不管我怎样地去追偿
  
  年轻的你只众多影划过
  
  但你笑容的容貌极浅极淡
  
  慢慢匿迹在日落後的群岚
  
  遂打开那变黄的尾页
  
  运势将它订装得极其荒缪
  
  含著泪我一读再读
  
  却迫不得已认可
  
  青春是什么一本太仓促的书
  
  ——席慕容《青春》
  
  由于《北京爱情故事》中的吴狄,想到了很多年前《十七岁不哭》中的简宁。禁不住在百度上找到合集,再一次追忆童年的經典。
  
  简宁——那样简单,平静的男孩儿是被很多女孩儿偷偷喜欢你的吧。他看待大学问谦逊且用心,看待同学们盆友真心实意,看待自身规定严苛。自然有很多人会喜爱雷蒙,但是我很喜欢简宁,我非常赏析他的一个层面,并不是他在入校摸底考试时在他人叫苦不迭时理智淡定从容考出来的每科95分之上;不是他一丝不苟地练扑点只求保卫自身的小小的自豪;不是他吹得一口好萨克管;并不是他在广播站可以应对别人离开而不辞劳苦独当一面;只是新生军训时的一个立扑,在立扑这一新项目的训炼中仅有雷蒙一个人做的最好是,可是仅有简宁一个人在做的不太好以后再次干了一次,那一个一瞬间我刚开始赏析简宁。我赏析他对极致永无止尽的追求完美,赏析他不轻易说完毕。
  
  他的优异的成绩他的机构才能他的体育文化工作能力,这种院校与家庭的文化教育通通都能塑造的出去。殊不知到底是啥的陶冶,能让一个人有那般从心里释放的坦然空气淡定从容沉着冷静的气场。
  
  你是否还记得新生军训时大伙儿都会说累时他在阅读,教练员问起累吗,他说道还好,教练员问还好代表什么意思,简宁说,“累,但还能坚持不懈。”
  
  和赵旭凌一起去饭堂的道上,他说道:“我不太喜欢兵慌马乱,我很喜欢坦然。”便是这番淡定从容的宣言口号让喧闹的全球一瞬间清静,如我心。
  
  赵旭凌问:“简宁,你慌过吗?我是说,发慌。”这算作表白吗?哪个稚嫩的年龄,表白更好像猜登陆密码日记本的复杂密码。
  
  之后在录音室里,简宁对赵旭凌说:“实际上大家懂的我都懂。言情小说因为我看了,流行曲因为我会唱。有的情况下因为我会悄悄的喜欢一个女生。发慌的那类觉得,因为我经历。我不在乎你相不敢相信,明搞不懂。”
  
  这句话目前为止我仍觉得最具破坏力的表白守候我的青春年华,为我手工编织一个个五彩斑斓的理想,持续告知我讲幸福快乐在远处,别停下来。
  
  但是,十七岁的小故事,只有到这里。
  
  简宁写給宇凌的小纸条:“宇凌,我终于想好啦,如今我将我的想法对你说。我们不能在那么难堪下来了,大家这一年纪担负不了那么劳神费心的物品。宇凌,你是我心中见过的最好是的女生。我赏析你,关心你,但因为我太在意我的课业,我的考试成绩。我需要过多的孤单,过多的理智,看看书,去刷题,去做测验,由于我是这般期盼取得成功和出色。”再看这一幕,依然会伤心,会禁不住要想落泪,但是赏析简宁的作法。那样,结果或许忧愁,但一定幸福且太阳。
  
  简宁,一个在不成功后去饮酒,第二天早晨重新再来的男孩儿。他也会累,也会茫然,但理性帮他作出挑选。简宁对雷蒙说:“谁并不是一边负伤,一边学顽强。”
  
  简宁,始终只考第一的简宁。
  
  简宁,纯粹的眼光,纯碎的微笑,穿整洁的白衬衫喊着齐整的领结的简宁。
  
  简宁,哪个在过街天桥上对罗阳说“一个人总强不可以算强,仅有摔倒了,摔得非常重,再能再次站立起来,才算是真强”的简宁。
  
  忽然好怀念那类觉得,尽管身旁有升学考试的工作压力,众多的不顺心。但是高校是全新升级的,将来是全新升级的,真正的爱情全新升级的,幸福就是全新升级的。年轻的时候,坚信一切皆有可能,坚信自己无人能敌。人世间的油盐酱醋大家不明白,也不愿懂。只了解明日,大家会充足的出色,充足的好。
  
  网上搜这一部电视连续剧的评价,发觉好多人都说“简宁啊,真是是我普通高中时对帅男的所有想象。”我窃笑。谁未曾单恋过目光清亮微笑璀璨的男孩儿或女孩儿;谁未曾在教师夸奖某一成绩优异考出好看考试成绩时暗自责怪自身勤奋不足,考试成绩不足好;谁未曾想像自身也化身为小说集中的男宝女宝拥有 银玲般脆响的欢笑声,置身小说集中一段烂漫的剧情;谁没临时忘记了今年高考的工作压力在体育课程上悄悄地捧一本《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或者《泡沫之夏》……
  
  多年以后的简宁,恬静如初见,淡定从容如初见,新鲜如初见,在我心里。
  
  多年以后的王宝强变成了吴狄,稚嫩已不,单纯性已不,仅有真心实意的目光一如往昔。
  
  多年以后的我,完全地从理科变成了文科生,带著对理工科的漂亮追忆一天到晚冲着English和日本語乐在其中。
  
  第一次看这一部电视连续剧,我正惊慌地迈向远方的十七岁。
  
  再一次看这一部电视连续剧,我正踌躇地杜绝好久好久之前的十七岁。
  
  从一堆旧杂志里翻出十七岁的日记,开启第一页上边写着:“XXYYXXN高校”,我一些伤心:“曾经的我竟然也有那么杰出的总体目标,美丽的约定”,但是自己都忘记了。
  
  十七岁的理想,十七岁的小故事,十七岁的笑容和泪水,就要他们始终留到大家回不去了的十七岁吧。
  
  席慕容说:青春是什么一本太仓促的书。
  
  整体家装,蓄势待发。

TAG: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txq.org/lizhi/5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