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字潜词品牌形象惟妙惟肖,“孤云“归鸟“微阳”


落日怅望

马戴

孤云与归鸟,万里片時间。

念我何留滞,辞家久未还。

微阳下灌木,远烧转秋山。

临水害怕照,恐惊平昔颜。

句子注解

片:一会儿,片字是“时”字的修饰语。念:想。何:多么的。滞:停留,淹留。微阳:斜日。微,指日光很弱。灌木:树千又高又大、主杆与发枝有显著差别的草本植物,叶春晖、柏、杨、白桦等树皆是。

惊:因容貌更改而惊讶。平昔:平常,往日。

颜:脸色,容貌。

白话文译文翻译

一片片孤云和那归林小鸟,霎时间已经是疾驰千余里。想到了我长期离去佳园,停留在异国他乡只有空哀叹。

斜日余晖撒落又高又大花草树木,秋山顶的落日如同火烤。临水却害怕看着我的倒映,是由于担心容貌已变改。

著作赏析

沈德潜评此诗云:“意格俱好”(《唐诗别裁》)这儿常说的“意”,就是指诗的情感,原诗以乡思为主题风格,坎坷地主要表现了作家的艰辛未遇,而不看起来衰飒;说白了“格”,关键地就是指布局谋篇层面的艺术技巧。这首诗在造型艺术上最突显的特点,可以说便是:场景分写。情与景,是散文诗的关键内函;寓情于景,是很多出色诗词作品的关键造型艺术方式。殊不知此诗用场景分写之法,却也是此外一番景色。

开始二句作诗人到傍晚日落之际,怀着寂寥地眺望乡关,最先跳进眼前的是仰望所闻的景色:“孤云与归鸟,万里片時间。”晚云孤飞于长空,归鸟夜宿于林中,凭借他们有形化和无形中的翅膀,虽然有万里之远也口腔上皮细胞达到。诗以“万里”与“口腔上皮细胞”作明显对比,写成云、鸟的随意随顺和航行之速;可是,这决不是纯客观性的景物描写,只是作家“怅望”所闻,并且这类景色也是开启作家情丝的突破口和媒体:“念我何留滞,辞家久未还。”原先,作家久客外地,他的乡关之思早就深深气积在心中了。因而,颔联由外部景色的勾勒当然地转到心里感情的立即表达,不语寂寥而满纸生愁,不语归心似箭而事实上早就望穿秋水。

前边写情以后,颈联又转换墨笔景物描写,景物描写不仅紧密结合作家眼下的情景,并且由近到远,条理清楚。落日从离近的枝头往下沉落,它的余辉返照秋山,一片红火,像野火在遥远的秋山顶点燃,慢慢地匿迹在山的后边。“入”字写成落日的慢慢黯淡,也说明了作家伫望时间,忆念之殷。值得一提的是,这类夕阳余晖余辉返照之景,不仅加剧了作家的乡思,并且更深一层地开启了作家心灵深处感时伤逝的心态。客中久滞,渐老岁华;日暮仰观,益添愁思,彷徨河边,害怕临流照影,也许照见自身颜貌非复平昔而惊慌。实际上作家未尝不知道自身容貌渐老,其因此 “临水害怕照”者,怕一见一生悲,又增怅闷耳。“临水害怕照,恐惊平昔颜!”尾联充满着一种寂寥寂寞的思绪,为此收束,留有了袅袅余音。

场景分写确是此诗布局谋篇上的一个特性。这类书写,针对这首诗而言,有独特的表达效果。细细地寻味,能够发觉此诗是颇见匠心独运的。全文是写“落日怅望”之情,二句景二句情两色写来,诗情画意就被分为二步层递:起先落日前云去鸟飞的景色激起乡“念”,进而是落日出山回光反照的场景勾起迟暮之“惊”,显示信息出心态的发展趋势、推进。若无论格律,诗词稍错乱顺序可作:“孤云与归鸟,万里片時间。微阳下灌木,远烧转秋山。念我何留滞,辞家久未还。临水害怕照,恐惊平昔颜。”这般前半景后半情,也是一般书写,但看起来稍平,沒有所述那类层层递进、曲达其义的益处。而“宿鸟归飞急”造成归心似箭,紧接着“辞家久未还”等等,既很当然,而又有速(万里口腔上皮细胞)与迟(多做停留滞)比照,沧蓝然而有浑劲。如改为前半景后半情布局(如所述),则又丧失这层益处。

炼字潜词品牌形象惟妙惟肖,“孤云”“归鸟”“微阳”“秋山”构建了秋日黄昏的潇瑟与高冷,寄予着创作者的悲伤之情。“烧”字的应用,是静中有动;“远”字又写成了诗意的空阔,提高了对孤寂之情的主要表现。

李重华《贞一斋诗说》强调:“诗多情曲径通幽,且以律诗浅言之,四句二联,务必场景交换,方不复沓。”他常说的“场景交换”,便是“场景分写”。自然,这类分写决不是切分,只是相互单独而又相互之间衬托,相互组成诗的绝不凋敝的美。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txq.org/guji/908.html